海南儋州調聲:千年古韻煥發時代新風

儋州各鄉鎮調聲擂臺大筆武

在海南儋州,逢年過節,田里鄉間各種聚會的地方常常會出現一種民間舞蹈,人們或三三兩兩,或成十上百邊唱邊跳這種歡快的舞蹈,這就是國家級非遺項目儋州調聲。相傳它產生于西漢時期,是儋州勞動人民創造出來的一種精神財富,然而,為什么歷經幾千年它依然流行?帶著疑問,記者走進儋州尋找儋州調聲火在當下的密碼。

一張亮麗的儋州文化名片

2月4日至2月5日晚,儋州市文化廣場上,旋律優美、節奏明快的儋州調聲《囑姑九點半》,讓現場觀眾近距離體驗其鮮明的地方特色和獨特的藝術風格,在調聲互動大合唱中,人們手牽著手歡歌載舞,感受來自儋州的熱情魅力,歡快的舞蹈無不散發著儋州調聲的時尚魅力。

儋州調聲由儋州山歌演變而來,突破了山歌固有的演唱形式,曲調層出不窮,演唱過程活躍,唱譜代替了樂器和過門。按照傳統,男女青年利用逢年過節或農閑時候,特別是每年農歷八月十五中秋節,歡聚在鄉鎮集市或附近山坡野地,以歌抒情,自發性地開展調聲對歌活動。對歌時,男女青年勾小指站列成兩排,面對面對歌,歌聲嘹亮,身體隨節奏擺動,男青年熱情奔放、剛勁有力,女青年溫柔細膩。

表演隊伍隨時可以變化,時而呈半圓形或圓形,時而一字排開。一人領唱,眾人同聲附和,編唱內容則是臨時發揮創作,可以唱歷史上的重大事件、時局形勢,也可以唱時尚風氣、生產生活,無事不歌。

儋州調聲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唐寶山告訴記者:“在傳播手段有限的年代,調聲就是最好的娛樂消遣。不需要固定的場所和時間,男女青年集體對唱,手拉手站成兩排,律動身體,以歌抒情?!?/p>

現在還有人看調聲演出嗎?74歲的唐寶山說:“我們全年演出檔期都很滿,每場演出都是全場喝彩,雖然大家很累,但很開心”。

傳統與現代相互交融

資料顯示,北宋大文豪蘇東坡居儋時,曾用“蠻唱與黎歌,余音猶杳杳”等詩句生動地記述了儋州民間音樂藝術的魅力。1962年,田漢到儋州時,稱其為“南國樂壇的奇葩”。2006年儋州調聲被列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名錄項目。

儋州調聲從儋州山歌演變而來,突破了山歌固有的表演形式,曲調層出不窮、演唱活躍,不論是唱詞、唱譜、節奏、旋律以及調式都很活潑,為廣大群眾喜聞樂見。

儋州市旅游文化和廣電體育局公共文化科負責人介紹,儋州調聲的群眾基礎好,參與人數廣。全市百萬人口中,85%以上的群眾喜歡調聲、熟悉調聲、熱愛調聲。16個鄉鎮,每個鄉鎮至少有表演性調聲隊伍3支以上,有的鄉鎮甚至達到10支以上,全市20人以上的調聲隊伍達到140余支。逢年過節、田里鄉間、大街小巷、各種聚會,只要有人,三三兩兩就能唱起調聲,可以說,在儋州,無人不知調聲,無人不曉調聲。

儋州調聲已成為儋州當地群眾不可缺少的文化活動之一,是儋州舉辦文藝演出的重頭戲,有文藝表演必有儋州調聲。儋州市委、市政府在舉辦中國農民豐收節、調聲節、中秋節、雪茄節、馬拉松、國際象棋超霸戰等節慶文體活動時,全民唱起儋州調聲,讓儋州調聲不斷提檔升級,站上更大的舞臺得以展示。儋州調聲隊曾先后兩次代表海南 省參加各類比賽,并獲獎無數。在政府的持續保護與傳承推廣下,儋州調聲緊跟時代步伐,努力在新時代的征程中綻放傳統與當代相交融的獨特光彩。

保護利用煥發時代活力

隨著普通話的普及,說儋州話的年輕人逐漸減少,上世紀80年代后學唱儋州調聲的青年男女越來越少,加上老藝人的離去,儋州調聲面臨斷層和失傳的危險。

如何保持儋州調聲新鮮的活力?儋州市木棠鎮鐵匠村人李瑯做了嘗試。2017年,在洋浦經濟開發區舉行的儋州調聲娛樂活動現場,李瑯用架子鼓為調聲伴奏,這種儋州調聲與現代樂器結合的表演形式讓人眼前一亮。

“在保護儋州調聲原有元素的前提下,恰當地加入一些現代音樂元素,比如在現場表演時加入電聲樂器伴奏,現場氣氛立刻變得不一樣,讓觀眾看到一種新的表演形式。這樣賦予了儋州調聲新鮮的活力,更有助于其傳承與發展?!崩瞵樥f。

儋州市十分重視儋州調聲的保護和發展,讓儋州調聲的發展和保護工作有據可依、有章可循。政府加大對儋州調聲的投入,每年安排上千萬元資金用于舉辦調聲節、雪茄節等節慶文體活動,在舉辦活動中融入儋州調聲,擴大儋州城市的影響力和知名度。

“除了常態化開展大型文體活動、送戲下鄉惠民演出、公益性培訓班、非遺展演展示等活動,市委、市政府還鼓勵支持業余儋州調聲隊開展活動?!辟僦菔形幕^館長李火生說,“目前全市的儋州調聲隊伍經常參與到每周末的系列活動‘群藝舞臺每周一演’中?!?/p>

同時,在全市范圍內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查,對儋州調聲進行普查登記,共收集整理儋州調聲1000多首,分別在儋州市第四中學和洋浦中學有計劃地舉辦儋州調聲傳承培訓和展演(示)活動,編寫《儋州調聲校園讀本》,將儋州調聲的保護和傳承融入學校教育體系中。

儋州市旅游文化和廣電體育局在推進全域旅游示范區、A級景區景點、椰級鄉村、民宿、美麗鄉村建設等工作時,將儋州調聲融入景區景點,擴大景區景點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巴ㄟ^在景區景點唱儋州調聲,讓全國各地的游客在游玩過程中,參與儋州調聲、玩轉儋州調聲、傳播儋州調聲,并開發出更多符合當地居民和游客需求的優秀文創產品,使儋州調聲在推進旅游發展和鄉村振興中發揮重要作用?!辟僦菔新糜挝幕蛷V電體育局相關負責人說。

儋州景點千年古鹽田 感受儋州古郡文風

近年來,儋州連續獲評為全國詩詞之鄉、中國楹聯之鄉、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中國書法之鄉,彰顯無窮的文化魅力。  

書院文化 啟蒙文化 教育興

  東坡書院不僅是儋州文化的標桿,也是海南文化的一面旗幟。   北宋大文豪蘇東坡居儋時,在《儋耳山》一詩中寫道:“君看道旁石,盡是補天余?!睎|坡先生培養了海南首個進士符確,使得“瓊之有士始于儋”。 據介紹,蘇軾居儋期間,著述不倦,寫下200多篇詩文。士民載酒問字,從游講學,問奇請益,“當是時,人皆化之”。瓊崖名士多慕名而來,拜師求學。蘇軾與弟子們頌詩讀經,一時間,西南部地區“書聲不斷,弦歌四起”。 中華詩詞學會副會長劉祺子指出:“東坡先生及其詩作,是重要的國粹和文化瑰寶。到儋州東坡書院一游,絕對讓人收獲頗豐?!背藮|坡書院,儋州中和鎮還有一所麗澤書院。這是明代進士、給事中許子偉最先捐建的。 明朝萬歷十七年,許子偉出資購買一塊坡地,在當地許多熱心人的參與下共同建起古儋義學。清康熙三十九年進行重修,改名“麗澤堂”;清道光八年再次重建,改名為“麗澤書院”。 清朝時期的瓊山進士鄭天章,曾為麗澤書院撰寫了一副門聯:“麗景繞山川肇啟文風常仰許,澤人從學校廣增聲價共瞻韓?!睂好帧胞悺薄皾伞迸c捐建人“許”“韓”(許子偉、韓祜)包含在內。

民歌文化 弦歌四起 韻味濃

  素有“詩鄉歌?!泵雷u的儋州,調聲、山歌可謂當地的民俗雙璧。   儋州調聲節奏明快,旋律優美,感情熱烈,被譽為“南國藝苑奇葩”,主要特色是男女集體對唱,歌舞一體。2006年5月20日,儋州調聲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百僦萆礁璨粊営谔圃姟?,這是郭沫若的高度評價。   海南省鄉土文化研究會會長、儋州調聲山歌暨民間藝術協會名譽會長羊中興表示,儋州山歌的詩情畫意與唐詩相比有異曲同工之妙。例如,有一首儋州山歌:“水本與月共一片,水在江河月在天。秋月影照清江水,不真月共水同眠?!碧瞥钪卧鴮戇^一首詩:“離人無語月無聲,明月有光人有情。別后相思人似月,云間水上到層城?!边@兩者的意境確有一比。   “儋州山歌真是把人間的喜怒哀樂都唱絕了?!毖蛑信d感慨地說,儋州山歌具有形象生動、精彩迷人的語言,深刻雋永的哲理性,抑揚頓挫的優美韻律開闊意境和大膽想象。  

鹽田文化 峨蔓鹽田 越千古

  洋浦千年古鹽田的廣闊場景讓許多游客為之震撼。其實,很多人不知道,儋州也有非常著名的鹽田——峨蔓古鹽田。   《瓊州府志》載,“古時峨蔓屬義倫縣管轄,唐代容瓊、寧遠、義倫縣各有鹽場?!蓖略角?。據史載,至少從宋代開始,儋州峨蔓鹽田就已發軔。   峨蔓古鹽田有“六大古韻”:一是古鹵池。鹽的繁體字為“鹽”,其中的“鹵”是制鹽過程中必不可少的工序;二是古鹽槽,共有7500多個,在全省最多;三是古鹽房,現存近40棟,全由火山巖石砌筑而成;四是古道,用火山巖石鋪砌而成,現已出現風化的小孔,歲月的滄??梢娨话?五是古塔,包括細沙燈塔和風水塔;六是古鹽神,有一尊巨石,狀似人形,被村民奉為鹽神。據介紹,過去的鹽丁們挑著鹽經過此地時,都要放下擔子祭拜鹽神,以求得到庇佑。

海南三亞千年崖州文韻長

       在海南的各類古地名中,“崖州”和“珠崖”“儋耳”“瓊州”等名稱一樣,沉淀著厚重的歷史文化。崖州有“兩千年建置史,八朝州郡之所”之稱,綿延千年、薪火不滅的崖州文化內涵極為豐富。9月28日至29日,2023崖州文化研討會將在美麗浪漫的三亞舉辦,屆時來自全國各方的專家學者和崖州人士將暢談崖州文化、共書三亞華章。

  在中國文化地理版圖上,“崖州”二字有著特殊的含義。它曾是流放之地和邊徼蠻荒的代名詞,也曾是中國最南端的州郡古城,還曾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支點。由中原傳入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這里開花結果,通過海上通道與東南亞乃至全世界連接,又讓這里較早承接了現代海洋文明。

  古時“崖州”所指多次變更,唐代崖州一度居于瓊北,宋開寶五年(972年),崖州之名從島北移至島南,其中心區域在今三亞、樂東一帶。此后直至民國時期,在近千年的時間里,崖州一直雄踞瓊南。如今,三亞市設有崖州區?!懊利惾齺?,浪漫天涯”這張已經聞名遐邇的名片,把古崖州的歷史文脈和新三亞的美麗時尚連接在一起,賦予了這座城市更多內涵。

  文脈

  多源合流,多彩競秀

  成書于清康熙年間的《崖州志》記載:“珠崖僻于島末,展輿圖視之,有如彈丸黑子。然處南服盡境,鯨波再涉,過此再無一城?!北M管古時海南島被視為極境異域,但漢唐以來,從八閩之地渡海登島的漢族先民,一部分遷至瘴癘彌漫卻物產豐饒的海島南部,與世居于此的黎族百姓互鑒融合,墾殖耕耘,繁衍生息,讓文明之光照進瓊南。

  在中華文明的滋養下,作為中國最南端州郡的古崖州,孕育出多姿多彩的文化因子。這里有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繁忙,有鑒真東渡的艱辛;這里有勤習棉紡織技藝“衣被天下”的黃道婆,還有被稱為“嶺海巨儒”的鐘芳;這里流傳著“天下州郡崖州最大”的典故,書寫著“卻疑身世在桃源”的詩篇……跨越千年時光,崖州沉淀了悠久的文明史、特殊的邊地文化和天涯文化、歷代文人墨客留下的掌故和彌足珍貴的詩文,保存了一筆寶貴的文化遺產。

  聞名天下的天涯海角即處于古崖州境內。它依山傍海,椰林搖曳,是一個古往今來引無數文人墨客競相踏訪的地方,也是天下有情人攜手相依、約定今生的地方。獨特的天涯文化是崖州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回望歷史上那些剛正不阿、磊落不群的“天涯客”,他們一批批來到海南島,孤獨卻又堅韌地行走在崖州大地上,以“先天下之憂而憂”之心,身處逆境而不忘傳播中華文化,他們的文章和氣節在海南種下文化和風骨的種子。

  在三亞天涯海角景區名人園里,擺放著多座崖州名人雕像,其中同為“抗金派”的趙鼎和胡銓的形象頗為傳神:趙鼎低頭沉思,雙目含怒猶如火炬,左手握拳,右掌拍案,一頭長發散亂地披在肩后;胡銓身軀挺直,右手叉腰,左手握劍,眼神堅定。兩人因得罪奸臣秦檜先后被貶崖州,前者在崖州生活三年,最后絕食而死,后者在崖州生活八年,敷施文教,造福百姓。數百年后,兩人同入“五公”之列,廣受海南人尊崇頌揚。

  出于對貶官的同情,有人認為崖州文化的底子是貶謫文化,色調低沉。其實不然,崖州文化也有充滿光輝和活力的一面。據統計,歷史上流貶崖州的官員有16名,而奉命到崖州任職的文武官員則達1222人,其中就包括題寫“天涯”二字的徽州才子程哲等。歷史上那些有見識、有魄力的崖州地方官,? ?樣為崖州的開發和崖州文化的發展作出了貢獻。

  綿延不絕的文化活水,濡養了歷代崖州學子。進入明朝以后,海南島出現了“海外衣冠盛事”,位于瓊南的崖州涌現出一批賢達才俊。比如,明代考中進士的鐘芳、鐘允謙、周世昭,清代博學多才的舉人吉大文、拔貢何秉禮,以及光緒《崖州志》的兩位主要纂修者——舉人張巂和拔貢邢定綸。其中,鐘芳、鐘允謙“父子進士”的故事,在當地廣為流傳,激勵一代代崖州后生奮發圖強、不甘人后。

  除了以儒家文化為代表的中原文化,邊地特有的天涯文化,崖州的方言文化也頗具特色。自唐宋以來,南下崖州的移民不斷增多,不同族群帶來了不同的鄉音方言,天南海北之語匯于崖州。據不完全統計,古崖州至少有8種方言,包括黎語、回語、客語、軍語、邁語等。大體上州城坊間講軍語,屬北方方言;城廂及州東三亞、田寮、椰根一帶講邁語;州南番坊、新地、保平及州東多銀、永寧一帶講客語。

  方言是民歌“生長”的沃土。崖州人講方言婉轉動聽、韻味十足,極富樂感。大致可以確定的是,崖州民歌的源頭活水,就是客語中的順口溜,難怪有人說“崖州人說話如唱歌”。

  坐標

  先有水南村,后有崖州城

  從三亞城區出發,驅車約40公里,即可抵達隸屬于三亞市崖州區的古崖州城。分布于此的崖州故城和崖城學宮,是海南同類文物保護單位中現存為數不多的古跡。這里曾是古代海南四大州城之一,也是古時中國最南端的具有軍事防御功能的城池。崖城學宮始建于北宋慶歷年間,近千年膏火不絕、書聲不斷,是儒家文化在崖州開枝散葉的重要象征。

  1989年,崖州故城和崖城學宮被三亞市人民政府列為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此后,崖城學宮和崖州故城分別于1994年和2009年被列為海南省文物保護單位。憑借崖城學宮和崖州故城蘊含的文化底蘊,三亞市崖城鎮(今屬三亞市崖州區)2007年入選第三批“中國歷史文化名鎮”,是當時海南唯一入選的鎮。2013年,崖城學宮與落筆洞、伊斯蘭古墓群一并被國務院列入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崖州文化的重要性得以彰顯。

  然而,熟悉古崖州的人會告訴你,先有水南村,后有崖州城?!爸袊鴼v史文化名村”水南村,位于今三亞市崖州區,是一個有著2100多年歷史的村莊。公元前110年,漢武帝在海南島置儋耳、珠崖二郡,臨振縣是珠崖郡所轄五縣之一,該縣縣衙就設在水南村。作為瓊南歷史上第一個州縣治所,水南村曾長期扮演著重要角色。尤其是宋代以后,水南村曾居住過盧多遜、丁謂、趙鼎、胡銓等一批頗具名望的貶官,這些飽學之士留下了許多與水南村有關的詩文,讓這個古村落充滿了人文氣息。

  水南村現有盧多遜紀念館、馮氏宗祠、盛德堂等打卡點,其中盛德堂最為知名。盛德堂原為唐代宰相裴度后裔落籍水南村后建的院宅。趙鼎遭秦檜迫害流放崖州后,時任昌化軍知軍的裴聞義不畏強權,把宅子讓給趙鼎居住。趙鼎去世后,胡銓也被貶至水南村。裴聞義為救忠賢,再次義無反顧讓胡銓住進自己家。宋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秦檜病逝,胡銓被量移衡州(今湖南衡陽)。在離別之際,胡銓感念裴家人的俠肝義膽,在宅院正堂題匾“盛德堂”,并書寫銘文和門聯,讓盛德堂名滿天下。歷經多次重建、修葺,如今盛德堂已有近900年歷史。古往今來,常有官員、文人、學子前往參觀,寫下了許多贊美或憑吊的詩歌。

  從西漢至北宋的千余年間,海南島南部的開發主要局限于? ??南村一帶。從這個角度觀之,水南村并非只是一個村,盛德堂也并非只是一間房子,它們是歷史上瓊南閃亮的文化坐標。

  傳承

  風骨氣韻存,此地多君子

  崖州后生聽著崖州民歌和盛德堂的故事長大,大都德才兼備、正直忠義,無論走到哪里,身上都有獨特的風骨氣韻。

  出生于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的鐘芳,是從崖州高山所(今三亞市崖州區高山村)走出的一代名臣,被譽為“上繼文莊(丘濬),下啟忠介(海瑞)”之人。鐘芳學問精深,時人稱他“為學博極而精,雖律歷醫卜之書,靡不貫通”。鐘芳曾在閩、浙、桂、贛等地為官,官至南京太常寺卿、戶部侍郎。他為官清廉、剛正不阿,主張禮誠儀簡,反對鋪張浪費,對貪贓枉法、行賄受賄等行為尤為痛恨,一旦發現,便立即嚴加懲處。他晚年致仕居鄉,很少出門,常以書史自娛。有人以私事請托,他回絕道:“吾守志,猶如嫠婦守身,豈以晚而改節哉!”

  清代崖州拔貢何秉禮博學多才、妙筆生花。同治十一年(1872年),40歲的何秉禮與吉大文等人,牽頭捐款重修崖州學宮。次年考中拔貢后,他無心為官,回到家鄉教書育人,被崖州鰲山書院聘為掌教。清代崖州人張巂年幼喪父,家境貧寒,他嗜好讀書,少有賢名。光緒年間得中舉人后,他也選擇回鄉任教,為崖州培養了一大批人才。在崖州地方官鐘元棣的主持下,張巂還和邢定綸、趙以濂一起纂修《崖州志》,為賡續家鄉文脈不遺余力。

  清末民初,社會動蕩,一批志士仁人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四處奔走,其中也有崖州兒女的身影。出生于崖州拱北村的林纘統一生光明磊落,是海南島唯一參加“戊戌變法”的積極分子,也是清末崖州較早接受改革思想的人士。林纘統在廣州廣雅書院求學期間,常去萬木草堂聽康有為講學,接受了變法圖強的思想,隨康有為、梁啟超走上變法維新之路。

  1894年,林纘統參加鄉試考中舉人,崖城上下為之欣悅。1895年春,林纘統與康梁從廣州一同赴京參加會試。其時正值甲午戰爭慘敗后,李鴻章奉命同日方議和,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消息傳來,群情激憤。3月28日,康梁等人和林纘統發動粵湘兩省在京舉人到都察院上書,吁請朝廷拒署和約。不久后,康有為受托執筆,起草了長達萬余言的奏書,要求皇上“練兵強天下之勢,變法成天下之治”。簽名者1300余人,林纘統為第六位簽名者(見《公車上書記》)。

  1898年6月,光緒皇帝采納維新派的建議,頒布《明定國是詔書》實行變法。維新變法僅實行百余日,就以失敗告終。清廷隨即開始大肆逮捕變法人士,林纘統脫身后千里迢迢回到崖州,不久后被革除舉人功名。但他不改其志,曾言:“讀書人當勇赴國難,吾意不移,雖九死而不悔矣!”居鄉期間,他熱心從事公益事務,曾擔任崖州文廟奉祀官,廣受鄉鄰敬重。

  無論居于瓊北還是瓊南,古時崖州一直是海南文化版圖上的重要一極。時光飛逝,曾經孤懸海外的崖州,如今早已換了模樣。從古色古香的崖州故城,到客流如織的南山文化旅游區,再到迸發著創新活力的崖州灣科技城,在自貿港建設的大背景下,三亞正全力打造崖州故地、國際旅游勝地、科技創新高地這3張名片,奮力書寫高質量發展新篇章!

  崖州建置演變一覽

  南北朝時期,冼夫人平定海南后,請命于朝在海南設立崖州,治所位于今儋州

  隋大業三年(607年),崖州改為珠崖郡,轄全島之地

  隋大業六年(610年),海南島重新 分置珠崖郡(治所在今??冢?、儋耳郡(治所在今儋州)、臨振郡(治所在今三亞)三郡

  唐武德五年(622年),朝廷在海南島置崖州、儋州、振州三州,崖州治所在今??谀喜?/p>

  唐天寶元年(742年),崖州改稱珠崖郡

  唐乾元元年(758年),珠崖郡復稱崖州

  宋開寶四年(971年),海南島置瓊州、崖州、儋州、萬安州、振州五州

  宋開寶五年(972年),朝廷廢除海南島北部的崖州,改海南島南部的振州為崖州

  宋熙寧六年(1073年),崖州改稱珠崖軍

  宋政和七年(1117年),珠崖軍改稱吉陽軍

  明洪武元年(1368年),吉陽軍改為崖州

  民國元年(1912年),崖州改稱崖縣

  1984年,國務院批準撤銷崖縣設立縣級三亞市(1987年升格為地級市)

  2014年,國務院批復同意三亞市“撤六鎮設四區”,新設立的崖州區管轄原崖城鎮行政區域

本文Hash:bb2469774b17f15cb56835ce78415b5659e5b234

聲明:此文由 沐 沐 分享發布,并不意味嗨游贊同其觀點。文章內容僅供參考,此文如侵犯到您的合法權益,請聯系我們。

偷欧洲亚洲另类图片av天堂